電話:010-8880886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倒計時

參觀時間

關注我們

關注公眾號
礦業發展10大趨勢

礦產資源是人類發展的物質基礎,礦產品是國際貿易的大宗商品。礦業是既古老又年輕的基礎產業。中華民族在歷史上創造了燦爛的礦業文明與礦業文化,如陶瓷文化、青銅器文化、鐵冶文化。也正是這種礦業文明促進了中國古代經濟的發展,也使礦業文化成為優秀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篇章,使得中華文明一直走在世界文明的前列。今天,礦產資源仍然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能源(動力)和原材料保障,并且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礦產品生產國、消費國和貿易國,對全球礦業發展舉足輕重。在建立全球礦業命運共同體的新的背景下,中國應當創新礦業發展道路、發展模式,為世界礦業的復蘇、發展貢獻更多的中國力量,提供更多的中國方案,為世界礦業文明、生態文明貢獻更多的中國智慧。而要做到這些,必須摸清礦業發展的脈搏,準確把握礦業發展的新跡象、新趨勢、新特點。


近幾年來,受全球經濟發展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影響,全球礦產品需求動能持續減弱,全球礦業形勢呈現的下行趨勢,礦產品市場供過于求態勢凸顯,資本市場出現困難,礦業投資呈削弱、下降趨勢,資源價格劇烈振蕩。我國的礦業形勢也難以獨善其身,除了大多數礦產品價格下跌,礦業產值下降,礦業開發利潤空間嚴重縮水外,社會資金投入地質勘查的熱情降低,礦產勘查投入下降。


我們看到,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全球礦業公司市值總額連續五個季度反彈,礦業活動指數基本脫離低迷波動區間,筑底回升趨于穩定。但是世界經濟尚未走出亞健康和弱增長調整期,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重要礦產品價格仍在低位徘徊,全球礦業復蘇之路還很長。


這是不是表明礦業真的已經山窮水盡,成為夕陽產業了呢?


我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


理由有以下幾個方面:


從全球范圍看,全球范圍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正在推進,工業化、城鎮化在世界范圍內梯次推進,發達經濟體的再工業化和制造業升級,特別是隨著全球經濟復蘇,特別是東盟、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工業化與城鎮化進程加快,對礦產資源剛性需求量的進一步釋放,將不斷提振傳統礦業需求,使得全球礦業仍然有望扭轉下行頹勢而重新進入上行通道。


從國內來看,我國正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城鎮化水平雖然從整體上看已超過50%,但如按戶籍人口算僅為35%左右。而這一階段需要進行大規模的基礎性設施建設,都需要能源礦產和礦物原材料作為支撐,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大宗礦產品的消費需求仍將在高位運行。再者,農用化肥生產中消耗的鉀、磷礦產,能源生產中消耗的化石礦產,以及藥品生產消耗的小量、微量礦物,仍有巨大的需求,且不能循環利用,還得依靠礦業。即便完成了工業化,要支撐我們這樣一個經濟體量巨大的國家的正常運轉,無論是對于能源礦產,還是用作原料的礦產資源的需求,仍將是巨量的。我國礦業發展的根基不會動搖。


但必須看到,為了獲得經濟的高速發展,擺脫被動挨打的困境,我國在一段時間不得不采取了粗放式、壓縮式的發展路徑,用幾十年的時間快速完成其他國家幾百年的發展任務,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創造了驚人的奇跡,為強國之夢奠定物質基礎。但與此同時,也造成了“資源約束趨緊、環境污染嚴重、生態系統退化”的嚴峻形勢。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繪就了實現中國夢的宏偉藍圖,提出了統籌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堅持五大發展理念。在這種形勢下,我國礦業總體上大而不強,傳統的發展模式已不可持續,建設創新驅動型礦業是中國礦業由大變強的必由之路。


事實上,近幾年來特別是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我國的礦業發展已經顯現出一些新的跡象、新的趨勢、新的特點,而這些新變化,有可能演變成為今后礦業發展的方向。


面對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我們要以史為鑒,洋為中用,總結礦業發展的成功經驗;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我們要加快推動礦業理論、制度、技術和裝備創新,為礦業發展注入新動能;面對礦業發展呈現出新趨勢、新特點,我們更要依靠創新驅動發展,積極探尋礦業振興的新途徑、新模式。


趨勢一:礦業法規、政策正在或將進行調整和修改。


十八大以后,轉變增長方式,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補”,加大力度加強自然保護區建設、國家公園體制的建立,對礦業轉型升級提出了明確要求。


從礦產資源管理的角度看,國家加大了礦業領域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力度,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取消和下放政府行政審批事項達56%,全面取消非行政許可事項。修改完善十余部地質礦產管理行政法規和部門規章,啟動了《礦產資源法》修訂工作。在6省(區)部署開展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試點,探索實行礦業權競爭性出讓。推進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在油氣勘查開采、生產加工、產品定價等競爭性環節,充分發揮市場作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開展礦產資源權益金制度改革,建立了由礦業權出讓收益、礦業權占用費、礦山地質環境治理恢復基金等構成的新型礦產資源權益金制度體系。


以取消非行政許可事項為例,按照國務院《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的規定以及《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方案》中的新的安排。2018年后,礦產資源勘查開采領域只有以下受限制:采礦權審批登記、探礦權審批登記、頁巖氣勘查開采資質條件、礦產資源儲量評審備案與儲量登記核準、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條件、限制稀土礦勘查、稀土礦和鎢礦開采新立登記申請、開采黃金礦產資質認定、鈾礦資源開采。這意味著,只要你的公司有資料、有技術,都可以通過申請在先的方式獲得第一類即風險勘查的探礦權。9月29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取消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正式取消地質勘查資質,從2018年開始,除了頁巖氣、油氣、稀土外,其它礦種的勘查均不再有資質要求。國土資源部門的主要礦政管理職能重點轉向“制定行業標準規范,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懲處違法違規行為,維護市場秩序。”


趨勢二:地質工作結構將發生深刻變化。


根據世界礦產資源形勢以及我國礦產資源的供需形勢的變化,加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過剩產能的要求,我國的地質工作結構調整與產業結構調整勢在必行。


從礦產勘查市場來看,一方面,我國經濟發展基數大,對能源和資源的剛性需求,仍將是當前及今后的“常態”;另一方面,隨著我國常規礦產探明儲量的增加,特別是在全球礦產品市場供過于求、礦產品價格頹勢凸顯,我國能夠從世界市場獲得必要的大宗礦產的情況下,國家和社會資本對于常規礦產勘查的投入必然減少。


與此同時,建設美麗中國,要求我們著力推進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這就對地質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這些變化與要求包括:自然資源管理體制改革,需要加大對更多門類自然資源進行綜合調查、信息集成和資源環境承載力評價;新型城鎮化特別是城市地下空間科學開發利用,需要加大城市地質和三維空間信息系統建設;脫貧攻堅,需要加大對貧困地區地下水、地質災害、土地質量、礦產資源、地質環境勘查;能源資源安全保障,需要加大清潔能源和戰略性新興礦產勘查;建設海洋強國,需要加大海洋地質工作;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加強資源集中區的地質潛力評價、技術經濟評價和環境影響評價等等。這些要求將促使地質工作發生重大而深刻的變化。


地質調查工作也在發生深刻的變革。在今年中國地調局召開的科技創新座談會會上,鐘自然局長敏銳地感到,“地質事業或地質工作正在出現一些新的變化、新的態勢,甚至是歷史性的轉變”:


一是地質調查對接需求,正在從粗放型向精準型服務轉變。特別是重大需求。像脫貧攻堅、雄安新區地質調查就是很好的例子;


二是地質調查正在由單一型調查向綜合型調查轉變。如雄安新區城市地質調查,單一手段已解決不了,需要從資源、環境、災害、空間等多元素進行調查,手段多樣、綜合、有機集成;


三是資源地質調查由過去單純資源潛力和遠景評價向地質潛力、開發條件和環境影響三位一體綜合評價轉變。如天然氣水合物的試采、頁巖氣調查,要圍繞資源、地質、環境、開采方案等等方面進行總合評價;


四是水工環地質調查轉向資源環境生態空間、多要素整合;


五是基礎地質調查轉向或者回歸影響資源環境問題的巖石地層構造基本地質單元及其相互關系的綜合調查;


六是成果表達由地質報告、地質圖等地質工作者才能看懂的方式向社會都能看明白的表達方式轉變。比如提供具體的解決方案。雄安新區、北京通州的首都副中心,長江經濟帶、京津冀、“一帶一路”、大灣區等成果表達方式都已經突破了原來的方式,這些綜合、多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趨勢三:煤炭的高效、清潔利用將成為我國能源革命的方向。


目前,在我國不少城市出現霧霾、空氣質量下降的情況下,不少人包括社會輿論將矛頭直接指向煤炭,提出“去煤化”的說法,這是不了解中國能源資源的主觀臆想。


事實上,我國能源資源結構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特點,那就是“多煤、貧油、少氣(天然氣)”。煤炭占我國一次能源生產的70%以上。在今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這種格局不可能根本改變。


煤炭在中國的基礎能源地位,決定了其在中國能源革命中的主角身份:中國能源革命的方向不是“去煤”,而是“凈煤”,即煤炭潔凈化。煤炭的發展方向是高效、清潔利用和可持續發展,把煤炭開采和利用對社會的影響降到最低程度,這應該是中國能源未來發展的方向。比如,在我國,過去生產乙烯是用石油做原料,現在可以“煤變油”,實際上是“煤代油”,就是用煤制作乙烯。目前,全國大概已建成有18套煤制烯烴裝置,年生產能力1000萬噸乙烯。


趨勢四:綠色發展將成為礦山的最基本要求。


綠色是永續發展的必要條件和人民對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體現。堅持綠色發展,以資源節約推動生態文明建設,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始終是國土資源工作的主戰場。


2017年5月,國土資源部、財政部、環境保護部、國家質檢總局、銀監會、證監會聯合印發《關于加快建設綠色礦山的實施意見》,全面推進綠色礦山建設工作。


《實施意見》明確了綠色礦山建設三大建設目標:


一是基本形成綠色礦山建設新格局。新建礦山全部達到綠色礦山建設要求,生產礦山加快改造升級,逐步達標。樹立千家科技引領、創新驅動型綠色礦山典范,實施百個綠色勘查項目示范,建設50個以上綠色礦業發展示范區,形成一批可復制、能推廣的新模式、新機制、新制度。


二是探索礦業發展方式轉變新途徑。堅持轉方式與穩增長相協調,探索資源節約集約和循環利用的產業發展新模式和礦業經濟增長的新途徑,推動我國礦業實現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


三是建立綠色礦業發展工作新機制。研究建立國家、省、市、縣四級聯創、企業主建、第三方評估、社會監督的綠色礦山建設工作推進體系,健全綠色勘查和綠色礦山建設標準體系,完善配套激勵政策體系,構建綠色礦業發展長效機制。


趨勢五:戰略性礦產將成新興戰略性產業的支撐。


當前新工業革命的孕育與興起,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迅猛發展,將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帶動新興材料礦產消費,為礦業振興釋放出新的潛力。據有關專家的研究,近年來,歐盟和美國等大多數發達國家制定了符合自身利益和發展的戰略性礦產目錄,無一例外的包括“三稀”礦產和非金屬礦產。比如,早在2010年,歐盟委員會在研究全球46種礦產的基礎上,將14種礦產確定為關鍵性礦產原材料,其中9種主要產自中國,包括銻、螢石、鍺、石墨、稀土、鎢、鎵、銦、鎂;美國蘭德公司也于2013年發布了《關鍵和戰略性礦產威脅美國制造業的報告》,同樣確定了14種最需要的關鍵戰略性礦產原材料,定義為難以獲得的戰略性礦產,其中有11種主要來自中國,包括稀土、鎢、鍺、石墨、螢石、銻、銦、重晶石、釩、鎵、鎂。


在我國,2016年11月,國務院批復通過的《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年)》首次將24種礦產列入戰略性礦產目錄。這24種礦產是:能源礦產,石油、天然氣、頁巖氣、煤炭、煤層氣、鈾;金屬礦產,鐵、鉻、銅、鋁、金、鎳、鎢、錫、鉬、銻、鈷、鋰、稀土、鋯;非金屬礦產,磷、鉀鹽、晶質石墨、螢石。


戰略性礦產原材料市場廣闊。以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為例。據了解,美國特斯拉電動汽車廠全部建成后,僅石墨年需要量或將超過10萬噸。而根據我國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規劃,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保有量估計將達到3262萬輛,占比9.9%。據此預測,到202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源對用幾種戰略性礦產的需求分別為:碳酸鋰41-57萬噸,相當于2016年全國消費量的6.6倍;鈷為4.1-9.84萬噸,相當于2016年全國消費量的157%;鎳為6.3-7.1萬噸,相當于2016年全國消費量的6.9%;我們熟悉的石墨達32.8萬噸,相當于2016年全國石墨消費量的53.4%。


同時,隨著“中國制造2025”戰略實施、制造業結構調整以及產品的升級換代的不斷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對于鋰、稀土、鈷、釩、鈦等對戰略性礦產原材料的需求將越來越大。顯然,未來戰略性礦產的市場不容小視。


趨勢六:礦山數字化、智能化步伐將加快。


科技創新的加快推進,大數據、互聯網、遙感探測等新技術與礦業交叉融合,數字化、智能化技術和裝備研發應用,使礦業發展新動能日益強勁,為礦業轉型升級,實現創新發展開辟了新領域:礦山開采的數字化、智能化。


數字化、智能化開采是指以數字化、智能化、自動化采礦裝備為核心,以高速、大容量、雙向綜合數字通信網絡為載體,以智能設計與生產管理軟件系統為平臺,通過對礦山生產對象和過程進行實時、動態、智能化監測與控制,實現礦山開采的安全、高效、經濟和經濟效益最大化。數字化、智能化開采的意義主要在于采用現代高新技術提升傳統產業,推動我國礦山采掘向安全、高效、經濟、綠色與可持續發展,增強我國礦業行業的核心競爭能力,這也是推進礦山數字化、智能化礦山的終極目標。


礦業發達國家建設數字化、智能化礦山已取得長足進展,如瑞典的Sandvik(山特維克)公司、Atlas Copco(阿特拉斯科普柯)公司等,不僅開發了具有自動化或智能化功能的采礦設備,而且開發了多種智能礦山的技術與裝備系統,如AotoMine系統、OptiMine系統和MineLan系統。


我國許多礦山逐步由淺層開采轉向深部開采。由于地下礦山的資源稟賦條件、開采工藝、生產流程、生產裝備的差異,以及資源的不確定性和動態性、工作場所的離散型、生產力要素的移動性、生產環境的高危險性等特點,形成了諸多難題,致使礦山企業生產效率低下,事故頻發。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提高我國礦山的技術實力,開展礦山智能開采技術研究并逐步推廣與實現礦山智能開采就顯得尤為重要。


趨勢七:“三深”科技創新戰略將不斷拓展資源開發的空間。


2016年底,國土資源部印發《國土資源“十三五”科技創新發展規劃》,明確提出全面實施深地探測、深海探測、深空對地觀測和土地工程科技“四位一體”的科技戰略。這表明我國將加快對“三深”礦產的勘查與開發。


地球深部蘊藏了絕大部分的資源和能源。如果我國固體礦產勘查深度達到2000米,探明的資源儲量將在現有基礎上翻一番。另據估算,大洋海底多金屬結核總資源量約3萬億噸,有商業開采潛力的達750億噸;海底富鈷結殼中鈷資源量約為10億噸;太平洋深海沉積物中稀土資源量達880億噸。據預測,未來全球油氣總儲量40%將來自深海。此外,在月球以及其它小行星上也蘊藏著極其豐富的礦產資源。


深部找礦和采礦將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從理論上講,地球內部可利用的成礦空間分布在從地表到地下1萬米,目前世界先進水平勘探開采深度已達2500-4000米,而我國大多小于500米。據統計,未來10年內,我國將有1/3以上金屬礦山開采深度達到或超過1000米。但深部開采面臨最迫切的問題是:采深越大,難度越大。現有的采礦模式、采掘裝備、采礦工藝技術,遠落后于深部開采發展的需求。因此,從現在起,針對2000-5000m 以深的“三高能”的開采環境,我們必須尋求超深采礦理論與技術的新突破,解決礦巖儲能的控制、避災與礦巖儲能轉化與利用的技術,走出一條中國式的“深地開采”的道路來。要實現深部綠色開采,支撐深部采礦集約化、連續化、遙控化和智能化,采礦理念、模式、技術都必須有創新性的發展,國家要大力研究、引進、開發智能采、裝、運設備,智能導航技術,等等。


深海也蘊藏著豐富的礦產資源。以油氣為例,據統計, 全世界的海洋石油資源儲量約400億噸(油當量),全球海洋油氣資源約占全部油氣儲量的34%,探明率大約為30%。已有資料表明,在豐富的海上油氣資源中,大陸架占據主要部分,約為60%左右。深水、超深水的資源量也不容小覷,占全部海洋資源量的30%—40%,深水是世界油氣的重要接替區。2014年,全球海上油氣資源年開采產能已經達到10億噸,其中深水油氣年產能超過2億噸,約占全球年油氣開發量的一半。現在,美、英、挪威等傳統石油工業強國正競相開采深水(500米)和超深水(1500米)海域的油氣資源。西非、墨西哥灣和巴西等海域正成為全世界最繁忙的深海油氣開采區域。但開采深海寶藏,必須從近淺海向深遠海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能否掌握在深海進入、深海探測、深海開發方面的關鍵技術,能否在裝備、技術能力上實現跨越式突破,而誰掌握深海高新技術誰就能捷足先登。


我們雖然與美國、日本、俄羅斯及個別歐盟國家相比還存在差距,但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在海洋探測與鉆探方面取得了很大進步。據中海油消息稱,2015年4月13日,“海洋石油981”鉆井平臺順利完成在孟加拉灣海域1732.7米深的水下地層鉆井任務,完鉆井深超過5030米,完成了“海洋石油981”的海外首秀。這標志著我國在深海油氣開采領域已經建成了一批高端深水裝備,掌握了全套深海開發技術,填補了中國在深水鉆井特大型裝備項目上的空白,并具備了參與國際高端深水市場競爭的實力。在擁有“981”后,中國深海采油將不再“望洋興嘆”。


我國海域遼闊,僅南海海域面積就達300萬平方公里,蘊藏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相當于中國全部油氣資源的1/3。其中九段線內約為200萬平方公里,傳統疆界的油氣資源儲量約為350億噸,約占我國全部油氣資源儲量的1/4,其中70%的油氣資源都蘊藏在海面300米以下的深水區。現在,我國共有四個海上油氣產區,南海是我國未來海洋油氣資源開采的重中之重,具有成為全球第四大海上油氣產區的開發潛質。


中國地質調查局勘查發現,我國天然氣水合物遠景資源量預測超過1000億噸油當量,預測西沙海槽、瓊東南海域、神狐海域及東沙海域,天然氣水合物遠景資源量744億噸油當量。而珠江口盆地東部海域和神狐海域水合物礦藏均超千億立方米,。


5月18日,由中國地質調查局組織實施的我國首次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試采在南海神狐海域實現連續8天穩定產氣,試采取得圓滿成功,實現了我國天然氣水合物開發的歷史性突破。中國地質調查局在南海北部圈定了11個“可燃冰”礦體,儲量驚人。


深空探測是未來國際科技競爭的主戰場之一。據科學家分析,太空中很多星球可能蘊藏著極其豐富的礦物資源。以月球為例:地球上最常見的17種元素,在月球上比比皆是。如鐵,僅月面表層5厘米厚的砂土中就含有上億噸鐵,而整個月球表面平均有10米厚的砂土。月球表層鋁、鉻、鎳、鈉、鎂、硅、銅等金屬礦產也十分豐富。月球土壤中氦-3的含量估計為71.5萬噸。從月球土壤中每提取一噸氦-3,可得到6300噸氫、70噸氮和1600噸碳。此外,還有豐富的釷、鈾。月球許多航天大國已將獲取氦-3作為開發月球的重要目標之一。我國除了深空對地觀測外,已經實現了三次載人航天,并向月球表面發射了“嫦娥號”無人探測器,目前中國正在開發新一代多用途載人飛船,預計在2020年前后建成中國人自己的空間站。中科院院士葉培建先生5月8日在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五院舉行的小行星探測學術報告會上表示,小行星資源開發必將是未來航天發展方向之一。“我國只要去做,10年內就能開展示范性工程;要實現大規模開采,大約需要50年左右。”


趨勢八:中國的跨國礦業企業將活躍在世界的舞臺上。


目前,全球礦產資源和礦產品市場的壟斷格局已經形成,世界前八家跨國礦業公司擁有全球礦業資本市場75%份額,控制著世界大部分的鐵礦和鋁土礦資源。據有關資料,全球排名前五到十位的跨國公司,占有全球鐵、銅、鋁、鋅50%以上的儲量和產量。巴西、澳大利亞、印度三個國家鐵礦石占世界產量的60%,占世界貿易量的90%。智利、秘魯、印尼占世界銅產量52%,貿易量90%。


近年來,西方國家重新推行貿易保護主義,西方國家的礦業巨頭和跨國公司憑借其雄厚的資本和早已占據的資源領地,不斷加強兼并和壟斷重要礦產資源。在全球化和競爭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做大不應是我國礦山企業發展的終極目標,在做大的基礎上,做優做強,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大企業,才能在全球礦業舞臺長袖善舞。


需要指出的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資源豐富,消費需求旺盛,投資交易活躍,在世界礦業產業價值鏈條中占有重要份額和地位。將礦業作為先導性行業,優先推進我國與沿線國家進行礦產勘探、開采、加工、消費以及礦業投資、交易方面的合作,對促進我國礦業產業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具體地說,我們要把握以下幾點:


首先,中國礦山企業必須樹立全球化經營理念,積極參與全球并購與投資,學會在國際市場生存與發展,積極向全球化公司轉型,打造具有強大國際競爭力的跨國公司。


其次,技術優勢已成為企業競爭制勝和長盛不衰的基石。走創新驅動發展道路,應當中國大型企業成為全球性大型公司的不二選擇。


最后,如何讓自身品牌獲得來自不同國家、具有不同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國際用戶的認可,是中國礦山企業必須面對的嚴峻挑戰。中國企業應當通過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尊重當地文化與宗教信仰、關心社區發展、依法合規經營,來進一步強化當地消費者對品牌的尊重與認可。


趨勢九:共享理念將貫穿于礦業開發的始終。


共享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我們將堅定不移建設包容共享型礦業。包容共享是礦業發展的核心價值,也是礦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發展理念的重要體現。我們要積極實施資源惠民工程,健全完善資源開發收益分配機制,使資源收益進一步向原產地傾斜,增加當地民眾的獲得感。我們要助力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探索開展貧困地區礦產資源開發資源收益改革,對貧困地區開發礦業占用集體土地的,試行給原住居民集體股權方式進行補償。我們要倡導礦業社會責任,構建礦企業與社會群眾利益共享機制,鼓勵礦山企業投資當地教育、衛生、基礎設施及生態環境等社會民生事業,使人民共享發展成果,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趨勢十:礦業文化會越來越受到重視。


緣于對礦產資源的開發利用,中華民族在歷史上曾創造過了燦爛的礦業文化與礦業文明,如陶瓷文化、青銅器文化、鐵冶文化。也正是這種礦業文明促進中國古代經濟社會的發展,使中華文明一直站在世界文明的前列,并為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了巨大貢獻,成為聞名于世的四大文明古國。在西方,煤炭和鐵礦礦石等礦產的發現與使用,推動了從使用蒸汽機開始的第一次“工業革命”(產業革命),隨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的強度和深度空前發展。而礦產資源(作為原材料和動力)的大量使用,又促進了現代地質學、礦床學與找礦學的發展。反過來,又促進了礦產資源的勘查與開發。


在未來的礦業科學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過程中,我們既要系統地總結與歸納中國歷代以來的礦業文明與礦業文化的優秀成果,也要吸取世界各國在以礦業開發促進人類文明與進步過程所積淀的先進的礦業文化;同時要與時俱進,研究當今世界礦業發展的新特點、新趨勢、新挑戰與新機遇,從而使我們的礦業文化既有深厚的歷史底蘊,又具鮮明的時代特征,成為一種文化軟實力,為現代礦業發展提供遵循、指引與方向。


面對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我們要以史為鑒,洋為中用,總結礦業發展的成功經驗;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我們要加快推動礦業理論、制度、技術和裝備創新,為礦業發展注入新動能;面對礦業發展呈現出新趨勢、新特點,我們更要依靠創新驅動發展,積極探尋礦業振興的新途徑、新模式,創新礦業發展道路。尤其在建設“一帶一路”,建立全球礦業命運共同體的新的背景下,中國應當為世界礦業的復蘇、發展貢獻更多的中國力量,提供更多的中國方案,為世界礦業文明、生態文明貢獻更多的中國智慧!


來源:礦材網


京禾展覽(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8152 網安備11010702001725
甘肃快三今日遗漏



關注公眾號